当前位置:菲律宾申博官网 > 观点视点

钱颖一:既要有想法,又要有办法

作者:钱颖一 | 来源:《北京日报》 | 更新时间:2017-02-21 | 点击数:

《大学的改革》这本书在阐述教育改革思想的同时,真实记述教育改革行动,所以它不仅是一本理念上“为何改革”的书,更是一本实践中“如何改革”的书。

“大学为学生”是本书的主题

经济改革和教育改革都是社会改革,都是为了推动中国现代化。为推动经济改革而学习现代经济学,为推动教育改革而投身办学,是同一个改革逻辑下的选择。经济学者对教育改革格外投入,还有其学科特点的因素:经济学作为一门基础社会科学,不仅研究经济,而且对其他基础社会科学和应用社会科学领域,比如与大学改革相关的教育和管理等领域,都有直接的相关性。

这些年来,我在清华经管学院没有带过一个博士生。我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办学上。因为在我看来,做一流的院长和做一流的学者一样,都需要全身心的投入。在我心目中,做一流的院长和做一流的学者同等重要。我的办学理念可以概括为一个目的,就是“大学为学生”。

这样一个主题并非显而易见,也远非共识。事实上,学生、教师、社会、国家都是大学的“利益相关者”;教书育人、研究探索、服务社会、服务国家都是大学使命的组成部分。在实际工作中,在兼顾四个方面的同时,在不同时期总会有不同的优先和侧重。现实情况是,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下,在急功近利的大环境中,教师和研究、服务国家和社会更容易获得优先考虑,而学生和育人更容易被忽视。所以,我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,很有必要强调“大学为学生”的办学理念,并把它作为本书的主题。

不仅要有改革思想,还要有改革行动

本书中的文章与我之前的经济学论文的最大不同,不仅在于内容是教育问题而非经济问题,更重要的是书中的文章是用行动写成的。本书当然是有思想性的,不过毕竟有关教育思想和理念的书已经很多了,其独特之处在于:这是一本基于理念而行动的书,是一本真实记录教育改革和实践的书。虽然记录中国经济改革、企业改革、创业的书有不少,但是记录中国教育改革的书却少见了。办学不仅要有改革思想,还要有改革行动,“思行合一”正是本书的重要特点。

这是一本思想的书。虽然它主要是一本用行动写就的书,但这些行动是基于理念的,基于思考的。在改革中,我花很多时间思考问题,力求想透彻,想清楚。因为行动不落实,除了没有执行力外的一个重要原因,往往是想法本身有缺陷,所以在行动过程中无法推进。因此,想清楚很重要。

在我看来,思想取决于眼光。具体地说,我相信办学必须要有三种眼光:长远眼光、世界眼光、现代眼光。这与邓小平提出的“教育要面向现代化,面向世界,面向未来”是一致的。 长远眼光就是教育要考虑学生的一生,不仅仅是当下的知识掌握和眼前的就业。长远眼光的对立面是急功近利。虽然急功近利在各行业都很显著,但它在教育界的不良后果远比在其他行业更加严重,因为教育对人的影响是长期的,并且很难改变。长远眼光就是要立足于教育育人的长远目标。 世界眼光就是要汲取全世界的经验,吸收全人类文明的智慧。历史的事实是,在过去几百年中,先是西欧的大学、后是北美的大学成为全球高等教育的领先者。世界眼光就是要瞄准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,创造和建设世界公认的一流大学。 现代眼光就是要学习先进的和前沿的办学经验,并且在学习中不断创新。现代眼光主要体现在两方面:一是现代教育理念;二是现代大学制度。现代眼光就是要把教育现代化置于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大趋势之中,并以教育现代化推动人类社会进步。

这更是一本行动的书,是一本以讲话和文章原稿为内容,记载办学行动的书,实录教育改革的书。即便是上述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本身并非原创,但是基于这些理念的一系列办学和改革行动就需要创造性了。办学和改革要想成功,必须要有“理想”、“激情”、“行动”,三者缺一不可。理想是建立高的目标,激情是为了实现理想不计眼前得失的投入,而最终理想和激情都要落实到行动上。

既然是行动而不单纯是理念,就必须考虑到中国现实条件的约束。本书的重要特点,就是展示如何在国情、校情、院情的约束条件下探索与国际接轨的改革路径。这条路径中有大量的办学和改革的细节。细节,每一步的细节,都关系着改革的成败。这本书提供了从思考到行动,从教师职员到教学项目,从内部管理到外部关系等各个环节的各种细节。

要充分考虑制度和文化约束下的办法

有一种说法:“北大有想法,清华有办法”。办学和改革,仅有想法或仅有办法都不够,必须既要有想法,又要有办法,尤其要有充分考虑各种制度和文化约束条件下的办法。把改革理念付诸改革实践需要既要有思想,又要有行动,就是“思行合一”。“思行合一”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

在我看来,大学的改革包含两项主要内容:一是实践现代教育理念;二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。现代教育理念涵盖现代教育的目的、内容、方法和手段。现代大学制度包括政校关系、治理结构、管理方法等。《大学的改革》就围绕这两项内容展开。

就写作风格而言,本书有两个特点:一是讲实话、讲真话,不讲官话、不讲俗话。我不认同两种讲话倾向,一种是空话、套话、官话,另一种是媚俗话。前者是官气,后者是俗气,都不是大学应该有的学府风气。二是力求简单、简洁、简约。我崇尚乔布斯的理念,极简主义,简单就是美。我也追随爱因斯坦的信念,世界的根本道理应该是简单的,如果不能用简单的道理说清楚,说明你还没有理解透。这都是与老子的哲学思想“大道至简”相一致的。